网络有偿交友盛行:不过夜 不能有亲密接触(全文

网络有偿交友盛行:不过夜 不能有亲密接触(全文

2017-11-18 20:56

  与过去租个男(女)友回家应付双亲不同的是,当下的“租友”行为,更像是一次付费的交友过程,或者说是“有偿社交”。面对圈子狭窄、恋爱不易,一些年轻人通过这种方式,给生活增加一点新意和刺激。

  “租友”的概念也在渐渐变广,不再只是租个假男友、假女友,你可以在网络上租个人跟你假结婚、旅游、陪同出席各种、陪跑、爬山、打球……业务范围之广让开眼界。

  租友行为正变得日益集群化和常态化。以往,“租友”都是在论坛、网络平台上点对点联系;如今,一些租友网站和微信号瞄准商机顺势而生,成为新兴中介。存在即合理,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有市场,租友行为的规模化和市场化,已由不得社会不去正视它的存在。现代快报记者的调查掀开了“租友”生意兴隆的“冰山一角”。

  李力是租友网站的一名用户,今年21岁的他现在是工地的一名施工员,平时工作范围内很少有女性身影,朋友圈子也非常狭窄。今年8月,接触到租友的微信号以后,李力就成了第一批用户,“就像这个名字,租个朋友,想出去玩或者难过的时候,租个人一起出去玩,或者向别人倾诉一下,还是不错的。”

  在微信上,他不仅租别人,也出租自己。长相清秀,可以聊天、逛街、、假扮男朋友,李力给自己的定价是77元每天,“我主要是想把出租自己的信息挂出去,这样可以增加我的率,并不指望真的能拿到这个钱。这个价钱就是随便写的,要是能找到个聊得来的人,倒贴也行。”

  挂出信息已经有几个星期,他还是没有租到合适的女伴,“虽然联系的人有好几个,但是不是时间不合适,就是觉得我长得不够帅,都没有成功。我刚换了个微信头像,希望情况有好转。”

  樱桃22岁了,今年刚刚从南京一所高校毕业。前不久,她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个租友平台的链接。樱桃还没有男朋友,身边也没有什么男性朋友。抱着拓展交际圈的目的,她想试一试。但是,一想到要跟陌生男孩子一起吃饭、逛街,她又隐隐有些担心。

  “向网站的工作人员咨询后,感觉也没什么。”樱桃介绍,这家网站对用户有一套审核机制,能够从源头上帮自己把关。“我自己也定下了原则,不过夜,不能有亲密接触,不去人少的地方。”最终,樱桃报了名,成为一名“临时女友”。

  按照租友的“行情”,“临时女友”的收费通常在每小时一百元左右。不过,对樱桃来说,挣钱并不是主要目的。“如果两个人聊得来,不收钱也行。”樱桃说,自己并没有把做“临时女友”当成一份工作,而是将之作为一个交友的机会。“如果能借这个机会认识自己欣赏的男生,也算是值得了。”

  对于每个报名的女孩,网站会免费拍一条介绍视频。拍视频那天,一个闺蜜一直陪着樱桃。“我们觉得这就是一个交朋友的机会。”不过,樱桃告诉记者,自己没有跟家里透露过报名当“临时女友”的事。“毕竟上一代的人不能理解,而且会让父母担心。”樱桃说。

  汪琪,今年25岁,是一个典型的都市白领,收入丰厚,日常生活非常有规律,“换句话说就是枯燥无聊,平时工作非常忙,也没有什么休闲活动,每天就是两点一线,生活的都要磨光了。”8月19日,她有过一次把自己“租”出去的经历。

  七夕前夕,在周边朋友的介绍下,汪琪关注了微信上一个租友的微信号,“钱倒是次要的,主要是可以扩大自己的朋友圈,而且说不定还真能谈一场说来就来的恋爱呢。”下定决心,她当天就公布了自己的个人信息,准备在七夕把自己租出去。

  自从把自己的信息挂到微信号上之后,汪琪收到了很多男性的邀约,其中的大部分她都了,“太晚的不行,地方太偏僻的也不行,还是觉得不太安全。”挂上去时间那么长,结果每次都了,汪女士觉得自己有点“怂”。8月19日,又有人在网上发出了邀请,“他愿意到我住的小区来,可以陪我逛一逛,聊聊天,我觉得很可靠,就鼓起勇气和他见了面。”见面之后,汪女士很满意,“他态度很好,逛了一圈,最后也没好意思收他的钱。”

  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“租友”等关键词,蹦出的各种网站链接共同构成了一个依托互联网的陌生人社交“秘密花园”。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形形色色的租友网站多数以“相亲交友”的名义注册,一台电脑、两三个工作人员往往是它们的“标配”。

  2012年,在南京打工的赵小菲第一次听说了“租友”这门“生意”。在当时的她看来,给别人当“临时女友”,既好玩又能挣钱。于是,20岁的赵小菲找到了一家租友网站,将自己的个人信息挂了上去。很快,就有一名山东籍男子“相中”了她。这名男子主动联系了赵小菲,邀请她到山东去。

  赵小菲没有想到,这是一趟惊悚的旅程。“刚开始还算正常,带我逛街吃饭。”赵小菲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自己与这名男子见面后,按照之前商量好的“陪吃饭、陪逛街”的流程开始“干活”。“到了晚上,他把我带到一个远郊的小出租屋,让我晚上住那里,还把我的手机收走了。”感觉情况不太对,赵小菲趁男子不注意,找个机会悄悄溜回了南京。

  赵小菲说,自己的一个朋友曾经上演了真人版的“大逃亡”。“她人在南京,一个的男人要租她,打了三千块钱定金,让她坐飞机去。”赵小菲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这名女孩到了后,很快便被对方,并且动辄。“男的打她,她找机会就往外地跑,男的就追。”女孩每逃到一地,便给赵小菲打电话,让她帮忙订自己所在地到南京的火车票。“很多时候票已经买好了,怕男的追来,不敢上车,接着往下一个地方跑。”在将近一个月后,女孩最终从上车,逃命一样地回到了南京。

  租友网站让赵小菲看到了新,但当“临时女友”所面临的巨大风险又让她有些。2013年底,赵小菲接手了一家租友网站,开始了自己的中介生涯。

  在赵小菲管理的网站“租友网”上,现代快报记者看到了该网站的收费标准。这家租友网站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中介费、费、托管费、首页推荐费和终身会员的会费。在注册成为网站会员后,一次纳200元中介费,网站会在一周内包租到男友或女友。而用户租到男友或者女友后,每天需要支付100元的安全费。如果想更快被租走,花上300元可以获得首页推荐和优先出租的权限。此外,一次纳18888元的用户将成为网站的终身会员,网站承诺终身负责介绍女(男)孩。

  “我刚接手网站时,网站是不收中介费的,只要注册了就能看到女孩的个人信息。”赵小菲说,“租友网”最初是以交友网站的名义注册的。在不收费的时期,网站的女会员时常受到。“后来我就用收费的形式抬高门槛,把一些无聊的人挡在外面。”

  租友网站虽然名目繁多,但背后的运营团队却是一个小圈子。“国内做这个的基本上都互相熟悉。”赵小菲介绍,大多数租友网站的工作人员只有两三个人。“一个管理后台,一个当客服,就能把网站做起来了。”这些“同行”彼此保持密切联系,常常互通会员信息。“这个行业里没有竞争。”

  “可假结婚(不领证)、全国旅游、陪同出席各种(正式的)、陪跑步、爬山、打球等户外运动,可主动帮助父母做家务,洗碗、拖地、扫地、打杂、打扫卫生间,不接吻,可以牵手、简单拥抱。(外地)需付定金和来回车票,不接受者勿扰。”在赵小菲运营的这家租友网站上,一名26岁的南京女孩这样描述自己的“业务范围”。

  记者在这家租友网站上看到,女性用户年龄多在20-30岁,而男性用户的年龄跨度则要大得多。从20岁的毛头小伙到40多岁的中年大叔,几乎涵盖了各个年龄段。南京另外一家租友平台“恋爱么么哒”的负责人陆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他们统计了用户的基本情况后发现:出租自己的90%是女生,而租别人的90%是男生。“男生爱面子,租友的需求比较大。有需求就有供应,因此女生出租自己的会比较多。”陆伟说。

  谁来保障这些女性“寻租者”的安全?赵小菲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网站方面会对有租赁意向的男性进行把关。“我会查看他们的身份证等证件,在出租前还要签好雇佣合同,约定价格、出租范围和出租时间。”由于自己曾经有过吃亏的经历,每一个即将“接单”的女孩都会得到赵小菲的一对一指导。“女孩出去后,每隔一段时间要通过QQ发给我定位信息,如果长时间不跟我联系,我就打电话过去。”赵小菲说,自己会事先跟被租女生约定暗号,如果女生遇到了,就在电话中报出暗号。“如果她老不接电话,或者发出了信号,我就报警。”

  陆伟的团队对“租客”的把关更加严格。“客户提出租女孩的要求后,我们会加他的微信,观察他朋友圈中至少最近一年发出的状态。”陆伟说,“女性被租者也要注意自己,对方提出过夜等约定范围之外的要求时,一定要足够。”陆伟说。

  在添加微信号的界面中搜索“租友”,跳出了十几个号。记者观察到,在这些号中,只有三个是由公司注册,并通过了腾讯方面的号认证,其他的号则是由个人注册,或是没有通过的认证。

  “让你从此告别一个人的孤独,租一位男神、,陪你看电影、吃饭、逛街或者回家看父母,你还可以租自已,找个雇主轻松相伴,有爱的相伴才最完美。”点开一个名为“租友网”的号,记者看到,这是由2015年3月在昆明成立的昆明贝勾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运营的,并于2015年8月10日完成了微信认证和资料的审核工作,和其他号畏缩的风格不同,“租友网”在介绍页面就公布了客服电话。

  怎样才能通过微信号把自己租出去呢?现代快报记者决定在“租友网”上亲身体验一把。点击号下方栏的“我要出租”,一番操作之后很快就到了填写“出租自己申请表”的环节。除了姓名、性别、年龄、地理、联系方式等基本的资料,出租定价、可否砍价、可约时间、出租范围等内容也由记者自己决定,最后,勾选“不得利用本平台进行违法犯罪和违反公序良俗的活动”一项后,申请表格就直接提交了。

  第二天中午,“租友网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租友信息已经在前台公布了。再次打开号,在“七夕租友”一栏中,记者找到了自己的信息,照片、昵称、租金等等信息就列在第一位,后面还列着十几名同样想要把自己租出去的女性。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些女性的联系方式,租到一位女伴,还需要填写一份和之前的申请表类似的表格。

  “如果有人看上了你,我们会给你看他的资料,如果你觉得不错,就给你们联系方式,让你们自己联系。”昆明贝勾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邱先生告诉记者,这个号其实是利用了现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的一个噱头,给他们的交友提供了一个平台。“我们是一个免费的服务平台,只负责线上帮忙联系双方,至于之后你们见不见面、收不收钱,或者是收多少钱,都要你们自己去商量的。”

  微信号“租友网”8月10日认证成功,到今天,运营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,粉丝数就已经突破3000了,“这里面没有我们买来的僵尸粉,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公布了自己的信息。”邱先生有些自豪地告诉记者,在互联网复杂的下,能迅速网罗这么多的粉丝,“只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我们了现在年轻人追求新奇与刺激的。”

  “租友网”发展速度很快,也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青睐,但是现代快报记者发现,在“租友网”的整个运营逻辑中,对网络交友的安全,缺少最基本的重视。不管是在填写申请表,相互沟通,或是最后介绍相互认识的过程中,“租友网”始终缺少资料核实这个环节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呢?也许你在“租友网”中看到的人,姓名、年龄、照片、手机号、微信号等等,都是伪造的:你租出来的男(女)友,可能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。如果有怀不轨,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实信息,结果不堪设想。号搭建的时候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?有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呢?

  “我们暂时还没有相关的措施。网恋也是有风险的,在决定和对方出去之前,用户肯定是有一个充分了解对方的过程,最后见不见面,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判断。到目前为止,成功见面的有两三对,从用户的反映来看,都是满意的。”然而,邱先生也承认,在这样一种信息不安全的“裸奔”中,确实可能出现超出他们预期的行为,“我们这个微信号才运营不到一个月,很多东西都还不完善,或许在未来我们也会加强对用户的资料审核。”

  江苏玄博律师事务所律师项斌表示,恋人、对象之间的关系首先是个身份关系,不是法律概念。恋人能不能发展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关系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正是这样的不稳定性和无法律约束力,有关行为规则也只是停留在层面,不具有法律的强制约束力。正是由于恋爱不属于法律规制的范畴,所以社会上常常出现陌生男女之间通过网络、中介等方式以有偿付费的形式,租赁异性充当临时恋人角色,助其完成应对家庭、社会生活的特定角色,双方一般都会就彼此间的义务进行书面或者口头约定。

  项斌表示,我国《民法通则》第七条,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。这也就是上所说的民事活动不能公序良俗原则。由于双方的行为不具有性的基础,如有任何一方或者双方不履行、不完全履行或者终止履行先前的约定,对方或者第三方是不能强制令其履行的,诉讼到,也不会支持继续履行的。且极有可能会认定双方订立合同为无效,对于已经实际履行的一般也不会令其返还,特殊情况除外(如对方父母亲友,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赠予大额红包礼金等财物时)。

  “以上分析是建立在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的基础之上,不存在欺诈、、、与对方发生性关系及双方发生易等违法情形,否则,将会涉及到行政违法或是刑事犯为。”项斌说。

  项斌认为,租友行业不是法外之地,应尽早将其纳入法律的大框架之内,为其搭建规则的平台。“若任由租友行业信马由缰,毫无拘束地发展,由此衍生出包养、、二奶等社会问题就并非天方夜谭。这样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,因为人的需求直接支配着租友业的发展,而人的显然必须得到合理管控,否则就意味着灾难后果。管控租友行为实质就是约束人类的。”